详询热线:18620280086

当前位置:主页 > 航空运输 >

快递业加速洗牌,从价格竞争走向信息化竞争

“每单0.8元,义乌快递发全国。”近日,义乌快递再次降价,让市场瞠目结舌。自2019年就开始深度整合的快递行业,2020年的价格战再次升级。

疫情高峰过后,快递企业复工复产较快,是此次义乌快递价格战爆发的直接原因,而背后是各家快递企业对于市场份额的追逐。

快递100CEO雷中南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加速了快递企业洗牌,今年年末还会有部分企业选择退出,剩下的企业将逐步回归理性竞争,但所谓理性竞争并不是回归高价,而是维持一个可接受的利润率。

经济启动,物流先行。快递物流行业的发展也不断得到政策的支持。

国家邮政局3月26日对外发布的《邮政强国建设行动纲要》提出,建设邮政强国,快递企业要加速建设现代化网络体系,加快产业数字化转型,提高集约化水平。

国家邮政局、工业和信息化部4月2日对外发布的《关于促进快递业与制造业深度融合发展的意见》明确,要加快5G技术在快递业的推广应用,丰富5G物流应用场景,推动物流全环节信息互联互通。

今年以来,5G新基建率先发力,这一背景下的快递行业也需要通过信息化来加速转型。

“从价格竞争走向信息化竞争,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是快递企业未来转型的方向。”雷中南认为。

价格战促行业加速洗牌

作为小商品批发集散中心,义乌2019年的快递量仅低于广州,这一趋势,也导致2019年义乌快递业曾迎来史上最严重的一次价格战,快递单件平均价格被压到了1.9元,最低时甚至才1.2元。

“价格战的根本原因在于供过于求,我国目前快递企业比较多,而且同质化严重,定价权就会出现问题。又加上电商手上掌握大量的订单,越发导致不均衡,所以出现‘0.8元一件’是个必然,这是恶性竞争的结果。”雷中南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快递行业处于“想要包裹量就得牺牲价格,想要好价格就得牺牲包裹量”的阶段。但是价格不能轻易退让,退让价格就得牺牲服务水平、快递员时效、人工投入以及仓库部署等等。

他认为,一旦价格降下来,再想提供更高附加值的服务就会非常困难,进入一个“只能继续降价”的恶性循环。快递公司要想在价格战中取得优势,最根本的一点是要在管理上下功夫,同样的干线、仓库、末端网点、快递员,如果管理做得好,用户体验、时间效能、以及人工消耗就可以更优化,管理效率体现出来,最终凸显快递企业之间的竞争力。

进入2020年,在疫情的影响下,快递企业加速分化,市场份额逐步向头部企业集中,受限于快递平台的阵营及立场,在相当长的时期内,竞争边界愈加模糊,多头并存的格局仍将长期存在。

中信证券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快递行业整合上半场完成,中小企业基本出清。2020年行业正式进入存量竞争的阶段,需求增速放缓、叠加产能冗余,头部企业的价格战预计升级,行业盈利增速将从2019年的20%放缓至10%-15%。

根据《证券日报》记者粗略统计,自2019年以来,已经有近十家中小快递企业在价格战中解散退出。

“快递企业经过这一轮价格战,最后剩下来的要么是资金实力雄厚的,要么是管理水平强悍的。”雷中南认为。

对于快递企业价格战,物流协会研究员杨达卿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由于市场竞争激烈,价格战是部分快递企业为稳定或争夺客户不得已而为之的竞争策略。但由于部分企业的降价,不是建立在物流链全局优化和降本提效的基础上,这种降价短期内如果不能奏效,不能转化成规模化订单,可能会沦为恶性竞争,对快递行业健康发展无益。有益的降价竞争应该是基于整体的降本增效,形成较强比较优势下的降价。

企业进入转型期

实际上,自2019年快递行业开启价格战以来,快递企业已经开始进入转型期,这时候企业之间拼得是如何更好的服务用户。

雷中南认为,所谓转型期,是快递行业要淘汰落后产能,最大的竞争就是管理效能的竞争。简单来说,就是尽可能花最少的钱,提升管理水平。在价格、管理、服务、成本等多个方面,寻求一个最佳的解决方案。

“这些区域的成本和资源开销太大,十家主流快递公司的网络重复度非常高。”雷中南认为,一方面是浪费资源,另一方面也会侵蚀快递公司的利润,想把这一部分成本降下来就需要集约化经营,同业共享。比如末端网点、驿站乃至快递员能不能承接不同快递公司的业务?这是困扰城乡结合部或者欠发达地区的快递业务发展的一个痛点。

杨达卿也认为,发展农村等下沉市场,不是快递企业一厢情愿的,而要力求积聚需求。在目前阶段,要充分考虑效益驱动,多推共建三级配送网点,开展人力运力共享。

需要注意的是,近年来,以互联网新零售为代表的新商业,日益火热的同时,几乎全线渗透下沉市场。而快递物流作为交易达成的重要环节,不论是通达系,还是顺丰系或京东系等,均需一个中立的第三方平台完成末端服务网络集约化,快递100的开放平台优势便显现出来。

互联网分析人士司新颖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快递100构建的信息服务平台与运力协同平台,将成为互联网新商业的基础设施。

信息化布局迫在眉睫

5G新基建持续提速,快递企业信息化也迫在眉睫。同时,支持快递企业加速推广应用物联传感追溯、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图像识别等智能信息系统,促进物流全链条可视化、透明化和可追溯。

但实际上,目前快递企业在信息化方面才刚刚起步。在新基建的背景下,快递企业需要加速信息化布局。

雷中南表示,现在绝大多数企业在做寄快递、发货或者批量寄件的时候,都是用Excel文档发给快递公司,信息根本没打通。在系统级渗透方面,是快递100的一个机会和发力点,基本上B端客户在未来三到五年都会逐步实现高度信息化。

他认为,新基建下,能否通过信息化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将成为快递企业下一阶段竞争的关键。第三方平台能通过大数据、信息化和资源整合的手段,帮助企业平衡轻重资产、加速行业洗牌和价值回归、弥合需求错配这三大行业问题。新基建是经济发展的“增长飞轮”,大数据采集、整合分析及应用是新基建着力强调的领域,快递100积累了亿万量级的信息数据,能够为诸多领域赋能,“软信息”成为“硬支柱”。

值得一提的,不管是邮政强国纲要还是上述意见,都强调快递企业要加快国际化发展。

意见中提到,要引导快递企业按照制造业国际发展需求,完善国际快递航空运输网络,强化国际寄递物流保障,支持制造业国际化生产、销售和服务。

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国际快递业务量、业务收入占总体份额分别不足3%和10%。国内主要快递企业目前自建的物流网络,仅覆盖全球60多个国家和地区,国际化仍处于起步阶段。

安信证券分析师明兴表示,受此次疫情影响,国内外航司大面积削减航班计划,航空货运运力短期出现严重不足,而中国作为全球产业链最重要的世界工厂并未拥有与之匹配的具备国际竞争力的航空货运国际网络。

因此,快递行业向国际化转型也颇为重要,在这个过程中,最为关键的一个环节则是打通物流信息服务。

雷中南表示:“快递100要做新基建下的物流信息服务枢纽,成为所有快递公司到用户的连接器。支撑国内物流行业的发展,也在未来快递国际化过程中发挥作用。”

杨达卿还认为,物流信息服务企业需要加速推进与实体联动,人、车、货、道、场等都被数字化,并在物联网技术下互联互通互动。动态化、个性化、透明化的物流服务,要求物流信息服务平台需要把握更多需求场景,结合场景指定对应服务方案。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下一篇:没有了